草台班子

鲁迅童年时代看的那些社戏,也叫草台戏,草台班子得名于此。通常有三五人在乡村空旷处搭上一处简陋布篷,水平不一的戏曲演员唱些群众喜闻乐见的戏曲,天黑了收点门票钱就拆台收东西继续赶往下一处演出。我很小的时候在外婆家有幸听过一回,都是老人带着小孩去听戏,内容全无印象。

后来,见到有位网友有如下生动总结:

我工作以后才发现,大家都是草台班子。XX 草台,企业草台,我也草台,大家都草台,凑合赚钱过日子。一个企业,看着像一台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豪华轿车,里面其实是几个人蹬着自行车顶个壳。路上的车都是这样,大家谁都不戳破。

我们童年时代看大人们做事、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可能总会觉得他们应该是清晰、明确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甚至基于此会构建出科学理性的决策。毕业多年后,结合我所经历的一些工作(长三角地区,囊括上市公司、外企、小作坊、创业团队、中型私企),以及所认识的在诸多行业、诸多企事业单位的打工人经历,愈加肯定上述观点。

马某去年在某峰会上的一席话,正是启发我找到类似观点的导火线:「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中国的金融基本没有系统」。

他所谓的「系统」是什么?会不会是一系列共识协议?或者法律条文?亦或是由上到下的多级政府部门?还是说某类高度复杂的中心化组织?... 我不知道,听众也不知道,或许马某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系统是什么我们无从得知,但唯一确定的是,它一定不是草台。

我不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一直坚信,人一定会犯错;而且往往出于本位主义的影响,会形成对现状的误判。系统性的思维有助于减少这类情况的发生,无论现状是如何的草台。拥有系统性思维的人却总是那么少。你不可能对于一项没有经历过的事物、事件产生全面的、全局的、深刻的洞见,这种看待事物的方式往往被人形容成「上帝视角」。问题来了,没有上帝,如何拥有系统性认知?现代工业提供了一种可能,机器。机器永远不会欺骗我们。我们可以利用计算机软件,按照既定的领域 (Domain) 规则,使用恰当的计算机语言,构建出运行在物理硬件设备上的、具备现实意义的真正的系统 —— 只要它有确定的规则和输入。

除了计算机领域,我目前没有见到所谓类似的系统了。软件工程已经教我们用科学的方法论去驾驭计算机科学,但人类社会总会有一些草台班子的案例:

  • 2020.1 「能」「明白」
  • 2021.1 大连车务段,全力攻关一昼夜
  • 2022.2 某外交部发言人对俄乌战争开战前的评论:M 国情报就是个笑话
  • 2022.6 某岛国公务员:因醉酒丢失包含 46 万公民信息的 U 盘
  • 2022.7 某地某公权力部门:十亿公民数据泄露
  • 2022.8 某地大数据中心:4850 万数据泄露
  • 2022.9 某地隔离转运大巴车侧翻致 27 人遇难
  • ...

人们愿意相信使用计算机技术所展现出来的数据给人带来安全感,一种「啊,都在系统中」的幻象,一种不那么草台的假象。当然,上述草台案例虽然看似和技术息息相关,本质上和它关系不大,更多时候是工程问题和流程问题,本质还是人的问题。对于数据泄露事件,他们决口不会承认,甚至会采取审查措施防止事件放大,至少邻国事件的主角还会假装鞠一躬以应付公众。

除上述领域外,方方面面都有类似的草台班子。「微博办案」、苏州和服事件、「专家建议」,无一不彰显司法或舆论的草台。法治的道路还有很远要走,十年前的宪政梦也至今仍然不让做。

现代社会发展的历史,也是革草台命的历史。或许有人会因为工业化的成就而沾沾自喜,但在脱节的国度里我反而希望有更多冒名顶替综合征患者。加入外企一年多,我感受到 M 国公司为 Business Continuity 做出的基础设施投入相比国内的草台来说高了不少,也让员工产生出「你处于我们的系统之中」这样的幻想,但是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基础设施都不是草台,因为供应链攻击是常有的事。一个恰当的 meme:

Mordern Infrastructor

大多数人原本或许并不草台,当他们加入某个草台团体时,会因团体的草台而被迫草台,或者离开。死海效应则是最佳例证。西语也有类似观点:

Culture eats strategy for breakfast.

不可否认,所有有人的地方都会有草台班子的影子,从真正的草台戏到硅谷华尔街,从派出所到外交部。毛主席就讲过:

......只是一个空架子,其内面全没有什么东西...... 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干什么去了?一点没有组织,一个有组织的社会看不见,一块有组织的地方看不见...... 没有科学脑筋,不知分析与概括的关系,有小的细胞才有大的有机体,有分子的各个才有团体。 《毛泽东早期文稿》

或许有人说,这个社会需要草台,因为草台少了唱戏的可能会饿死,社会达尔文可不是闹着玩的。但更多时候这会让自己意识到:时刻保持谦卑和同理心,降低对群体的期望,厘清群己权界,才能和这个草台世界和解 —— 那是机器不曾具备的素质。

倘若消极看待整个人类社会,荒诞的草台班子或许是唯一最终能看到的答案。之所以荒诞,是因为对客观世界的认知能力没能达到一定层次而造成的心理落差 —— 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荒诞,只是草台现象的必然发生超出人类的合理认知;悲观的人一次次看到这种落差的存在会陷入本不该有的精神内耗。对此也许我们可以改变自身的眼光,始终抱以善意、同情的态度去解释所谓草台班子的行为,并积极参与、鼓励、帮助改变不合理的、荒诞的规则,构建符合当代人类认知的合理的但不绝对合理甚至未来还显得荒诞的社会意识。

或许我所能发现人类社会中的唯一不草台的地方在于人类不接受草台的设定本身,所谓「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顺从」。

本文受下列文章启发有所感: